首页  工会概况  民主管理  模范先进  女工工作  校园文化  服务之窗  下载中心  在线投稿 
当前位置: 首页>>校园文化>>学习园地>>正文
高校知识女性职业素质及生存状态的调查分析与对策
2010-09-21 15:05 工会  未知 审核人:

                        ——以集美大学为例 

集美大学“本科高校职业女性素质状况调查”课题组

 

高校知识女性是我国女性中的佼佼者,是高校教学科研与人才培养工作的重要力量,是我国女性中最能体现自身社会价值的群体。作为高素质女性中最具代表性的群体,高校知识女性的职业素质直接关系到女性在整个社会中的影响力,她们的生存状态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衡量一个国家女性解放的水平。为了进一步深入了解高校知识女性的职业素质与生存状态,探索高校知识女性职业发展的规律,以提升知识女性的职业能力和生存的品质,集美大学成立“本科高校职业女性素质发展状况调查”课题组,跨文科、理科、工科、术科等多学科,在不同学科的数个学院进行问卷调查,并对调查结果进行详细的统计分析,形成“高校知识女性职业素质及生存状态的调查分析与对策”报告。

一、数据基本情况

为调查本科高校知识女性的工作和生活状况,我们在集美大学开展了问卷调查。此次调查面向集美大学的多个学院和部门的女教工,共发放问卷300多份,有效回收问卷292份。

从受访者的基本情况来看,40岁以下的青年女教师约占全部被访者的80%,40岁以上的中年女教师约占20%;其中已婚者占76%,未婚者占21.6%,离婚或丧偶者占2.4%。

从受访者的学历或学位状况来看,拥有本科学历的女教师占41.6%,拥有硕士研究生学历的女教师占53.4%,拥有博士学历的女教师占5%(参见图1)

图1、受访者学历分布情况

 

从受访者的职称情况来看,拥有正高或副高职称的女教师共占26.1%,拥有中级职称的女教师占46.2%,拥有初级职称的女教师占26.4%。(见图2)

图2、受访者职称分布情况

 

二、调查结果及现状分析

(一)生存状态

1、身心健康状况

从身体健康状况看,只有41.8%(122人)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身体“很好或较好”,而将近半数的受访者(142人,占48.6%)认为自己的身体健康“一般”,还有9.6%(28人)的受访者身体较差或已经发现病症。

从心理健康情况看,认为自己心理健康状况“良好”的人占所调查总数的69.9%,其余的30.1%则均有心理健康方面的问题(见表1)。

 

表1、心理健康状况

频数(人数)

百分比(%)

良好

200

69.9%

人际关系敏感

27

9.4%

抑郁或焦虑

53

18.5%

偏执或强迫症

6

2.1%

对于高校知识女性幸福指数的统计结果表明,只有41.9%(122人)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幸福指数很高或较高,而超过半数(约占58.1%)的人认为自己的幸福指数一般、较低或很低。

可见,目前高校知识女性的生存状态不容乐观,表现在工作上的身心压力比较大,总体幸福指数一般。

2、生存压力状况

为了具体了解高校职业女性所面对的压力状况,我们设置了诸如“生存竞争压力大”、“学习晋升机会少”、“家庭矛盾多”、“来自家庭和社会的性别歧视”等6个选项的多选题来调查受访者“目前个人发展所面临的主要问题”,结果发现有66.6%(191人)的女教师认为其“学习晋升机会少”,有61%(175人)的女教师认为“生存竞争压力大”(见图3)。在对自己“目前的工作状态”进行评价时,有47.4%(135人)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整天忙工作,但尚可承受”,而有10.5%(30人)的受访者认为“竞争压力大,精神压力多”,可见高校职业女性的生存压力比较大(见图4)。

 

图3、您认为,目前个人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多选)

 

 

图4、您对目前工作状态的评价(单选)

 

当问及“工作之余投入最多的事情”时,数据分析结果显示,“读书”、“家务劳动”和“子女教育”是大多数受访者工作之余投入时间最多的三件事情(见图5)。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出,高校知识女性的业余生活相对较为单调,由于性别角色的原因,家庭生活占据了其大部分的业余时间。

图5、工作之余投入最多的事情(限选三项)

(二)职业发展

1、职业认同感与职业价值取向

在职业态度(多选题)的测量中,69%(198人)的受访者对教师职业表示“比较喜欢,并愿意努力”,42.2%(121人)的人表示“热爱教师职业并愿意终身从事”,而只有1%的人“不喜欢”这份职业。可见大多数的女教师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比较喜爱和满意(见图6)。

图6、对教师职业或教育工作的态度

 

在对个人工作动力的调查中(多选题),我们发现,六成以上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工作的动力来自于“实现自我价值”,占61.2%(175人),其次是“对教育事业的真诚热爱”,占52.4%(150人)。就个人对目前职业发展状况的评价来看,有64.5%(185人)的高校职业女性对自己的职业现状表示“满意和比较满意”,只有28.2%(81人)的人表示“不满意”,还有7.3%(21人)的受访者表示“无所谓”。就“自己的学历与知识结构是否适应当前职业发展的需要”来看,高达90.4%(254人)的受访者都认为“适应或基本适应”。在评价“自己应付和解决生活问题的能力”方面,也有高达81.8%(233人)认为自己的能力“足够或还可以”。可见高校知识女性在对个人职业现状和生活能力方面持肯定态度。

2、职业发展瓶颈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发现,受访者在实际工作中普遍遇到了“付出与回报不成比例”和“科研遭遇瓶颈”等主要困难。而阻碍个人发展的主要因素则来自于“精力有限”以及“缺乏发展热情和动力”等方面,可见在这份表面上体面的职业下,仍有不少人存在较大的职业倦怠感和发展困惑(见表2、表3)。

表2、工作中最大的困惑(多选题)

频数(人数)

百分比(%)

付出与回报不成比例

125

45.6%

工作成绩得不到表扬肯定

89

32.6%

学生难教,不配合

74

27.0%

科研遇到瓶颈

118

43.1%

表3、阻碍您个人发展的最主要困难(多选题)

频数(人数)

百分比(%)

教学任务太繁重

101

35.3%

精力有限,疲于应付

160

55.9%

缺乏发展热情与动力

143

50.0%

知识学历不足

86

30.1%

家庭负担太重

50

17.5%

当问及个人的“职业发展目标”时,超过半数的人(56%)都表示想在个人职业发展上有所建树,也仍有44%(114人)的受访者认为“能胜任教学就可以”(详见图7)。

图7、您的职业发展目标(单选)

 

3、对社会问题的关注

数据分析还显示,大多数的高校女教师对高校改革状况十分关注,在回答“当前您对哪些时政问题最为关注”时,其中“高校改革”最受关注,(占72%),其次是“经济发展”(占65.7%)(见图8)。

图8、当前您对哪些时政问题最为关注(多选)

 

可见,大多数女教工对于与自我生存发展密切相关的问题比较重视,但对其它社会生活现象的关注度则较低,表现出个人视野上的一定局限性及参政意识的薄弱。

(三)性别意识及婚恋观

1、性别意识中的传统与现代观念并存

当问及“您如何看待‘女强人’”时,有53.2%的人(149人)表示“敬佩并向她们学习”,37.9%的人(106人)选择“敬佩但敬而远之”,还有8.9%的人(25人)表示“不喜欢”。对于“女性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说法,有45%(127人)的受访者表示“赞成”,而另外55%(154人)的人则表示“不赞同”。但调查同时发现,在针对“男主外,女主内”的分工模式上,有56.5%(160人)的受访者选择“非常赞成或比较赞成”,而另外43.5%的人(123人)表示“不赞成”。

2、择偶标准的开放性与多元化

在对受访者的婚恋观进行调查时,我们发现尽管高校职业女性的学历普遍比较高,但是高达43.8%(124人)的受访者在择偶时,对配偶的学历持“无所谓”态度,有13.8%的人(39人)认为配偶的学历“一定要高于自己”,34.3%的人(97人)认为配偶学历“相当于自己”,还有8.1%的人(23人)认为配偶的学历“可以低于自己”。

调查分析显示,高校职业女性在择偶时,对对方的“个人素质”最为关注(占81.8%),其次是对方的“身体状况”和“性格爱好”,各占43.7%,相对而言,“家庭背景”、“学历”和“经济收入”则并不被太看重。(见图9)

图9、您在择偶时,主要关注的是(多选题)

 

(四)素质培训

当问及“您认为对女教师或女性专业技术人员的素质教育培训应着重于哪些方面”时,其中“身心健康”的培训内容受到最多的关注(占62%),其次是“业务提高”(占58.1%),而对“参政议政”能力的关注,则显得非常低(见图10)。此外,在问及“您最需要的短期培训类别”时,“职业技能培训”和“心理健康培训”也位居头两位,分别占51.9%和47.3%(见图11)。

图10、您认为对女性专业技术人员的培训应着重于(多选题)

 

 

图11、您最需要的短期培训类别

 

   为丰富高校职工的业余生活,我们询问了受访者对“学校工会及有关部门需要为青年教工提供哪些交流和交往的活动或平台”的意见,结果显示,“郊游”和“文化沙龙”是最受欢迎的两项活动,分别占64%(174人)和51.8%(141人)(见图12)。 

图12、您认为校工会和有关部门需要为教工提供哪些交流活动或平台?

 

 

最后,当我们询问“如果在智商培训和情商培训两者间选择,您认为当前高校职业女性的培训应侧重于哪一种时”,有84%(237人)的受访者选择了“情商培训”,而只有16%(45人)的受访者选择了“智商培训”。

三、高校知识女性职业素质与生存状态的问题与成因

(一)高校知识女性生存压力大的主要成因

1.教学任务繁重与科研投入不足

目前,集美大学和全国许多高等院校一样,都不同程度地进行管理体制改革,实行竟聘上岗, 而考核的主要内容和指标就是教学和科研两个方面。众所周知教师职业的成功与否,其重要标志就是教学和科研水平的高低,而事业的成功是每一位教师所关注和追求的目标。因此,任何一位教师都不甘于落伍或被淘汰,女教师也不例外。同时,高校知识女性比传统女性更懂得竞争的严峻性及其利弊得失。因而,不断地充实和提高自我、寻求自身的完善和发展已成为新形势下高校女教师价值取向的新热点。尽管女性在竞争中存在种种的劣势但竞争本身没有性别豁免权,女性只有与男性一样不断地发挥自身的创造力,才能在社会上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因此,高校知识女性来自教学与科研的竞争压力不断加大。特别是高校扩招以来,学生人数急剧增加,教师教学任务日益繁重,有的教师每周要上二十几节甚至三十几节课,几乎成了上课的工具;而繁重的教学任务势必影响高校教师科研精力的投入,以至直接影响其科研水平的提高,女教师也不例外。调查中我们发现,有43.1%的女教师遇到了科研的瓶颈,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教学任务过于繁重而影响了科研工作的正常开展。

2.双重角色冲突与成就动力缺乏

社会的思维定式往往要求女性只有在很好地完成了家庭责任的基础上,才能去追求社会目标,否则她们将面临巨大的家庭和社会压力,因此,职业女性经常处于事业与家庭都要兼顾的超负荷状态。“她们对自身的双重角色期望值很高既想成就事业又要尽好家庭责任, 理想和现实的冲突常常困扰着她们。”若只顾事业, 疏忽了对家庭的照顾可能引起家人的不满, 出现家庭矛盾若因家务而影响工作, 又可能让人怀疑其能力不足, 从而在上级和同事面前失去应有的信任和尊重因此在家庭与事业的双重压力下, 她们大都认为“做女人难, 做高校知识女性更累更难”,这种感叹真实地反映出当代知识女性身心疲惫的现状。

由于家务劳动社会化程度与收入水平不高,高校知识女性还无法从繁重的家务中完全解脱出来。据调查,高校知识女性一般承担着80%的家务劳动但劳动成果却被排除在经济学家的价值计算之外。而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知识女性在承担繁重家务劳动的同时,不可能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科研工作上,因此科研水平总体上低于男性,科研成果与高职称的获得也都不如男性。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第一,职业特点所致。由于高校教师的工作时间比较有弹性教师的工作精力投入也比较机动自由,因此,无论自身还是家庭和社会都会很自然地认为,女教师承担家务劳动既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在时间上也是绰绰有余的,如此一来,高校知识女性真正从事科学研究的时间反而被大大缩减了。“上海市一年一度的十大科技精英中没有女性的名字,长江学者中也没有女性的身影。”第二,高校知识女性对家庭角色的认同往往高于对社会角色的认同。不仅大多数男性认为,女性应以家庭为重,而且大多数女性也赞成该观点。“在上海17 所高校的女性性别观念的调查中显示在对高校知识女性成功的理解上,回答‘家庭幸福’和‘孩子出色’的分别占75 %46.9 % ,而对‘成绩卓著’的支持度却只有41.7%本次调查的数据也显示“家务劳动”和“子女教育”是高校知识女性业余生活的主要内容。这说明知识女性对家庭角色的重视程度大大超过了对社会角色的认同程度。大多数男性虽不反对女性从家庭走向社会但在观念和行为上仍将“贤妻良母”作为评判好女人的主要标准从而自觉或不自觉地忽视或轻视了女性的社会角色及其对社会的贡献。大多数女性虽强烈要求自己走向社会,实现自我,但又坚决抵制男人回归家庭并用“事业有成”作为评判“好男人”的主要标准。第三大众传媒对女性的母性和妻性的大肆渲染,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职业女性社会角色的张扬。不同的传媒信息常常提醒人们:政治领域、经济领域、文化领域尤其是高科技领域是男性的天地而女人则应当站在男人的背后做好煮饭、洗衣等后勤工作。例如大量由女性演绎的洗衣粉、抽油烟机等产品广告,都在暗示女性的重心应该在家庭。这种社会主流性别文化使得科研决策机构更乐于把重大的科研课题交给男性承担。同样高校在考虑进修、提供科研条件、干部提拔时,也更多考虑男性知识分子而忽视女性。此次调查数据显示66.6%的女教师感觉学习晋升机会少,50.7%的女教师业余时间主要是家务劳动,55.9%的女教师感觉到精力有限疲于应付,61%的女教师感觉生存与竞争压力大,就是很好的佐证。

(二)高校知识女性对职业认同度较高的主要原因

在当前市场经济的滚滚浪潮中,许多教师不甘高校的寂寞,在校外兼职甚至调离高校的也不再少数,而社会的多种利益诱惑对女教师则没有构成明显的压力,相当多女教师能淡薄名利,在得失之间保持豁达的心态,因此从教的稳定性远远高于男性。本次调查的数据显示,有79%的女教师表示有机会也不重新选择其他职业,对目前个人职业发展状况满意和比较满意的高达63.4%,有42.2%的女教师热爱并愿意终身从事教育事业,有69%的女教师比较喜欢教师的工作并为之而努力。分析其原因:虽然教师的工作压力比较大,但相对于社会上的其他职业其收入较稳定福利保障较好社会地位较高这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他们的职业倦怠感所以工作压力对高校女教师的工作满意度呈较轻的负面影响。在职业愿景方面,不少高校女教师认为教师这一职业给自己提供了施展才华的舞台,有利于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个人才能与价值基本得到实现。

(三)高校知识女性职业发展整体水平低于男性的主要原因

以往的一些调查报告显示,高校知识女性整体素质低于男性,存在求知欲欠缺,成就动机不强,群体意识差等一系列问题,我校的女教师也概莫能外。例如在本次被调查的女教师中,有80.1%的青年教师,41.6%本科学历,47.5%的中级职称,可是在职业发展目标选项中却有44.02%的人选择能胜任工作就可以。分析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1.传统思想的影响

现实中,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仍然受到较深的传统思想影响,保守意识浓厚,安于现状,谨小慎微,循规蹈矩,对新事物缺乏应有的敏锐性和洞察力 ,创新意识和创新精神不够这种职业心态和思维方式,难以在激烈竞争的职业生涯中取得更大的进步与发展。 

2.自信心不足

相比知识男性, 知识女性对自己的能力估计不足, 总觉得男性比女性强, 她们在与男性一起工作时缺乏竞争意识, 表现得不够自信。同时,对家庭和丈夫的依赖也束缚了她们前行的步伐部分知识女性认为相夫教子使之功成业立, 就是自己最大的成功, 这种依赖顺从心理也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女教师的成就动机。

3.社会角色和家庭角色的冲突

双重角色冲突使知识女性不同程度地感到身心疲惫和角色困惑。冲突和困惑使她们不得不做出选择,其中有些人为了家庭而放弃了事业或降低了事业追求的目标。因此有人总结高校知识女性的发展现状为“四多四少”:即知识女性教学好的多,科研强的少副教授多,正教授少本科教师多,硕博导师少副科、副处级干部多,正科、正处级的少。 

但从本次调查的数据中,我们发现了一些可喜的变化,被调查者中有58.1%的人重视自己业务水平的提高,有51.9%的人提出需要加强职业技术培训。这说明高校知识女性群体在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危机意识、竞争意识在不断增强,有相当一部分教师选择事业、家庭两兼顾。因为她们清醒地看到,目前的职业岗位和社会地位,是她们多年甚至几十年寒窗苦读刻苦求学而争取到的。因而,事业上的成功,是她们实现社会价值和个人价值的根本目标和重要途径。因此,在事业上孜孜不倦的执着追求、锐意进取就成为她们认识自身价值、实现人生目标的必然选择。此次调查数据显示47.9%的女教师业余时间是用来读书提高的 

(四)高校知识女性性别意识独立及婚恋观变化的原因

高校知识女性都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学识文凭都比较高(本次受访者58.4%具有硕士博士学位),可以说是中国妇女中素质优良、层次较高的一个群体。她们具有爱岗敬业、乐于奉献、语言表达的流畅性和情感性及传授知识的耐心细致等优势。此外与普通女性相比较,她们的主体意识比较强,能够自觉履行自己的历史使命、社会责任、人生义务良好的受教育状况造就了她们卓越的工作能力,她们有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在工作中能独挡一面,经济独立、生活自理能力强,因此在性别意识与婚恋观念方面有别于其他普通女性。比如在对“女强人”、“干的好不如嫁的好”和“男主外,女主内”等问题的看法上,知识女性都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反映了高校知识女性有着较强的性别独立意识。由于高校知识女性整体素质不断提高加上经济上的独立,因此在婚恋观念方面更加注重对方的个人素质,而对学历、家庭背景、经济收入这些被普通女性十分看重的条件却不是很在乎。比如调查中有81.8%的女教师认为择偶时更关注对方的个人素质,这种调查结果与当今社会上流行的择偶观大相径庭。

四、优化高校知识女性职业素质与生存状态的主要对策

依据对高校知识女性职业素质和生存状态的现状分析,在深入探寻其成因的基础上,我们提出以下主要对策:

(一)增强性别意识,强化价值认同——重视开设女性学的教师培训课程

在现实生活中,女性对自身的认知不足,以及因此缺乏对自身社会价值的认同现象,不仅会影响女性价值的充分实现,而且往往会导致许多社会问题的发生。因此,女性意识的觉醒以及自我认识的提升,对其个体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实现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高校是知识女性最集中的地方,高校知识女性对自身的认知程度,不但影响着女教工自身的生存状态及其价值实现状况,而且影响着一代又一代青年女生的自我价值认同。因此,我们应当从高校知识女性做起,通过积极开设和普及女性学课程,以促进女性意识的真正觉醒,进而增强她们对自我价值的认识。据了解,面向高校女生的女性学课程早已有之,1984年河南大学第一次把女性学课程推上高校讲台,此后许多高校开设了女性学课程,越来越多的高校还专门成立了女性研究中心。但是,面向高校女教工的女性学课程却从未有过。也许不少人认为,高校知识女性已经拥有较为丰富的知识积累,无需专门学习女性学的知识理论。我们以为,这种认识是不全面的。因为许多知识女性也许学富五车,拥有渊博的专业知识或其它方面的文化知识,但是对于女性学的认知却很缺乏,遇到棘手的问题常常感到困惑。在生活中我们时常见到女博士、女学者,特别是理工科类的知识女性,在处理家庭关系、夫妻关系、婆媳关系时陷入无所适从的状态,在家庭中的地位和生活状态有时甚至不及普通人。今后,高校可以考虑在面向女教师、女干部的教育培训活动中增设女性学课程。以本次调查为例,当我们询问“如果在智商培训和情商培训两者间选择,您认为当前高校职业女性的培训应侧重于哪一种时”,有84%的受访者选择了“情商培训”,而只有16%的受访者选择了“智商培训”。开设女性学课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优化高校知识女性的性别意识,提升她们对女性自我特质及其存在价值的认知。而通过理念上的强化,将有助于促进其女性意识的进一步觉醒与提高,使其深刻意识到,女性在社会政治、经济及文化生活中应当成为与男性同等重要的参与者,并使其在处理家庭与社会生活问题时更加得心应手。

(二)改善身心健康,优化生活品质——积极开展适合女教工的有益活动

近年来,身心健康问题已经成为困扰高校知识女性的重要问题。本次问卷调查的结果显示,有48、6%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身体健康“一般”,有9.6%的受访者“身体较差”或“已经发现病症”,很显然,身心健康已经出现问题的受访者比例偏高。针对这些情况,高校应积极采取措施,提高女教工的健康水平。一是要积极举办各种适合知识女性的体育健身活动,如形体舞蹈、健美操、太极拳、秧歌舞、广场舞、瑜珈等等,也可组织一些女子乒乓球、篮球赛,最广泛地动员知识女性的参与。二是经常提供一些有利于促进女性朋友交流互动的机遇与平台,如女性文化沙龙、电影沙龙、烹任比赛、插花艺术活动、时装表演等等,让女性朋友能够在愉悦轻松的环境中交流互动,增加生活的乐趣。三是从制度、经费与场地等多方面为女教工提供更多更好的保障条件。比如:建立女教职工健身制度;开设舞蹈、瑜珈馆;设置举办各种沙龙的平台。条件好的学校,也可在外地的旅游胜地租用娱乐场地,或租用健康的KTV歌厅定期让女教工放声歌唱、调适心情。四是创新活动方式,建立伤病女教职工互助中心。充分利用工会组织和志愿者的人脉资源和信息资源,积极为生病的女教工联系医生、提供医疗信息,为女病人及家属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五是积极组织女教工郊游活动,让女教工在野外享受身心放松的愉悦。

(三)加强心理疏导,重视心理调适——创设多种渠道缓解精神压力

众所周知,在现代社会中,人们的生活节奏大大加快,工作压力亦不断增大。在高校同样如此,无论男女教职工都面临着工作压力、家庭经济压力、情感危机压力、购房压力、升职压力、子女教育升学压力、人际关系上的紧张等等,有时是多种压力并存。而其中,女教工所承受的压力要远远高于男教工。这是因为,高校女教师除了与男性教师同样感受着工作竞争和时间紧张的压力之外,还要承担照顾家庭、老人、子女的重任。此外,在传统性别文化仍然大行其道的社会环境里,男性八小时以外,往往可以理所当然地参加各类娱乐活动,而女性八小时之外却要以家庭为轴心,完成照顾子女和家庭的责任。而与此同时,大多知识女性又期望在课余时间进行一定的业务强化或科研工作。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女性比男性更难有机会及时释放她们的压力。面对长期的高强度的压力,不少高校知识女性在身心方面出现了问题,诸如敏感多疑、神经衰弱、情绪激动、常有人生的黄昏感等,严重的甚至对生活失去信心。据统计,高校知识女性的平均寿命往往比农村妇女的平均寿命少得多,而其中,精神压力是引起高校知识女性早逝的原因。就本次调查看,在心理健康方面,有30.1%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有心理健康问题”,这样的比例是偏高的。在调查“目前个人发展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时,有61%以上的女教师认为“生存竞争压力大”。在调查“阻碍你个人发展的最主要困难”时,有55、9%的人认为是自己“精力有限,疲于应付”;有50%的人认为是“缺乏发展热情与动力”。因此,高校工会及其他管理者应高度重视女教师的心理健康问题,采取有效措施积极应对。我们建议:一是要成立女教工心理健康咨询中心,对那些自愿寻求帮助的女教工进行心理健康测试,对于明显有问题的,要及时帮助调适。二是要在职务升迁、职称评审、岗位聘任、子女升学等各方面为女教工提供一些维权方面的帮助,采取有效措施减轻女教职工的精神压力和心理压力。三是要经常开展一些心理培训和疏导活动,创建心理宣泄渠道和方式,让女教工学会自己减轻精神压力。女教师也要善于管理时间,在重压之下腾出一定的空闲时间来“养心”,泡泡午茶,喝喝咖啡,看看电影,会会朋友。

(四)了解现实需求,有效减轻负担——努力实现家务劳动社会化

高校是高层次人才聚集的地方,教师的事业心强、责任重,单位时间里的劳动价值比较高。如果让高校知识女性也像普通家庭妇女那样把大量时间消耗在家务劳动上,那么是对高层次人力资源的极大浪费。我国一些发达地区已经开始出现家务劳动社会化的现象,比如,上海的社区服务网络正在进一步完善,各种便民为民服务设施逐步形成系列,托儿所、老人院、青少年学习辅导班的服务多渠道拓展和加强。这些做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把知识女性从繁重的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但目前在高校却存在着这样的现状:一方面,许多高校后勤队伍十分庞大,人浮于事,学校为此所背的包袱很重;另一方面,许多女教工却陷入两难境地。女教工一方面在繁重的家务劳动和工作任务之间顾此失彼;另一方面,从社会上聘用的钟点工又往往存在安全隐忧或难以胜任。对此,高校工会可以考虑与后勤管理部门协商合作,成立家庭食品加工中心、洗衣中心、钟点工服务机构等等,这样既解决后勤人浮于事的问题,又可以让教职工享受到来自同事熟人的放心服务。

(五)正视自身不足,提高能力水平——积极开展继续教育培训

在调查“当前你对哪些时政问题最为关注”一题时,有72%的受访者认为是“高校改革”。而在调查“自己的学历与知识结构是否适应当前职业发展的需要”问题时,有高达90、4%的受访者认为“适应或基本适应”。可见,多数女教师对目前的工作要求尚可应付,但又在某种程度上担心高校改革带来的新的压力与变化,可能会对自己的个人素质或工作能力提出新的要求和挑战。因此,高校要积极加强继续教育培训,提高女教工的素质能力与水平。主要做法:一是按照上级的文件规定与要求,组织开展女教师的继续教育培训;二是鼓励女教师继续攻读博士硕士学位,鼓励女教师参加高层次人才培养活动;三是为女教师创造良好的科研条件,协助女教师克服科研的瓶颈问题,鼓励女教师参加科研攻关项目研究;四是专门为女教师开展相关培训活动,设置的课程可包括提高个人素质能力的法律课程、教育课程、管理课程等等,以提高女教师的综合素质水平、组织管理能力、社会交往能力、处置问题能力等等。

结语:提倡男女平等、维护女性权益、倡导女性发展已成为当今世界发展的一大潮流。如何正视高校知识女性职业素质与生存状态中存在的问题,采取积极有效的对策,为高校知识女性的生存发展提供更加宽阔的舞台,使高校知识女性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中更好地建功立业,是各级主管部门及社会各界应该关注的重要课题。本课题组感谢集美大学相关学院工会组织以及所有参与本课题调查研究的专家、领导、学者、老师的大力支持。本课题组全体成员团结协作、尽心尽力,顺利完成了问卷的调查工作及课题报告的撰写工作,但因时间仓促,本报告尚存在一些有待商榷之处,恳请有关领导及同行专家给予批评指正。

 

[参考文献]

[1]刘兴民.高校知识女性职业能力问题研究.[J].合肥工业大学学报,2004年(4):43.

[2][3]廖志丹.社会性别视角中的高校知识女性发展[J].教育评论,2006(6):36.

[4]赵红.影响高校知识女性发展的原因及对策探析[J].中华女子学院山东分院学报,2009(2):29.

[5]蒋明霞.高校知识女性的角色冲突与调适[J].广西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07(2).
[6]冯冬燕.高校知识女性主观幸福感研究 [J].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报,2009(7)
.
[7]刘庆.高校青年教师工作生活质量探析 [J].南京人口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7(1).

[8]赵树勤、张晓辉.关于我国高校女性学课程设置的思考[J].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2005(4):48.

[9]吴贵明.中国女性职业生涯发展研究[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

 

本课题组组成人员

课题组顾问:罗良庚、李金水

课题组负责人:庄丽榕

课题组成员:吴沁芳、游秋梅、李金水、陈俊彦、李静雅

关闭窗口